明弋

【羽泉】始于凡人(上)

春天的早晨,永远是那么充满活力。这不,天刚微亮,街边小摊的叫卖声,偶尔经过的汽车声,与远处的广场上传来的悠扬的音乐声就已经此起彼伏,相映成趣,仿佛在提醒人们,该起床了。可是就是有那么一部分人不领情,比如现在还沉浸在梦乡里的那一位。屋子里的单人床上正窝着一个还在睡懒觉的人,被子蒙住了脸和身体,只留了一窝乱蓬蓬的头发在外面,被子正随着那人的呼吸有规律的轻轻起伏着,证明着那人睡的有多安稳,一切都十分平静…
突然,一阵手机铃声突兀地响起,只见床上的那人暴躁的用被子蒙住整个脑袋,企图隔绝这恼人的铃声,但手机依旧契而不舍地响着…终于,那人忍无可忍地掀开被子,紧紧皱着眉头拿起床边桌子上的电话,按下接听键,可还没等他开口,耳边便响起了一阵夹带着些许怒气的声音:“好你个胡大炮,这都几点了?好不容易答应我了,你还放我鸽子是吧?”床上的人把手机拿开,看了看来电显示,忽然间一愣,想起了什么,随即把手机贴回耳朵边,开口说道:“黄爷啊,都答应你的事了怎么敢忘啊,你再稍微等会儿啊,马上就到。”放下电话,胡海泉用最快的速度穿衣服,洗漱,然后翻出一个帽子来,把自己那随意生长了快两个月的头发全塞进帽子里面,系上围巾,出了门。
胡海泉出门直奔一个卖早点的摊位,买了一个煎饼合子,捧着香喷喷的煎饼合子一边吃一边向附近的一个小公园走去。刚刚迈进公园的门,就看见黄爷火急火燎地走过来,一把拉住胡海泉,说道:“哎呀大炮,你可算来了,我这临时有点事儿,不能陪你去了,这卡给你,里面的钱绝对够了,到了哪儿以后找最好的造型师,好好打理一下你这乱七八糟的头发,别枉费了我这一片苦心…”一边说着,一边把一张会员卡塞到胡海泉没拿煎饼合子的那只手里,然后就急急忙忙地离开了,只剩胡海泉一人一手拿着吃了一半的煎饼合子,一手拿着一张卡在风中凌乱。
大脑当机的功夫,胡海泉消灭了剩下的半个煎饼合子,把卡收进口袋里,回了回神儿,向步行街走去。
经过一阵左拐右拐外加拉了几人问了路以后,胡海泉终于找到了这家据说生意红到发紫,口碑好到没朋友的理发店,胡海泉站在门口,看着牌匾上十分张扬的四个大字:凡人造型,深吸了一口气,推开门,走了进去。
凡人造型位于商业街边的一栋单独的二层小别墅中,内部的装修并没有多金碧辉煌,相反,倒是十分朴素,简单,进门后左右手边是两个收银台,可以同时接待客人,再往里面是两排嵌在墙里的落地镜,每两个镜子之间放着一个木制的小柜子,上面摆着各种各样的理发工具,镜子前是一个个一模一样的理发椅,中间放着一排供人休息的座椅,里面是一个用来洗头发的隔间,隐约可以望见一排洗头椅,边上一个木制的旋梯通向二楼,二楼是一个个单独的房间,是店里的王牌理发师专属的房间,除了有贵客来以外,其他时间基本上都是不接待客人的,旋梯旁边摆着一架白色的钢琴,钢琴边上摆着一把吉他,虽然是在一个角落里,但钢琴和吉他一尘不染,一看便知道主人对它们保养的十分细致。
此时,虽然时候尚早,但来这里剪头发的人已经排上了长队,所有人都在来来回回的忙碌着,吹风机呼呼的吹风声此起彼伏,胡海泉局促地站在门口,望着众人忙碌的身影不知所措。这时,一个前台人员注意到了这个一直站在门口的高中生模样的小弟弟,把身后的顾客安排好后,便向胡海泉走了过来,给了胡海泉一个完美的微笑,开口问道:“您好,理发吗?”胡海泉点了点头,“有预约的理发师吗?”摇头,“那想找什么样的理发师呢?”胡海泉想了想,答道:“最好的…”那个美女前台又笑了笑,说道:“我们这里的理发师都是很专业的,工作经验都很丰富,都有各自的风格,不知道您喜欢什么风格?”胡海泉有些尴尬地抬起手,拉了拉帽子,说道:“随便吧,哪个都行!”说完,附上了一个温暖的微笑,清晨的春光打在这张带着微笑的脸上,使本来就很温暖的笑容更加柔和了,那名前台人员笑了笑,带着胡海泉走到里面钢琴旁边的一个沙发边,对他说:“您先坐着稍等一下,等会儿我来叫您。”胡海泉点了点头,坐在沙发上,呆呆地看向屋子里忙碌的人,有些出神,他甩了甩头,让自己回过神来,环顾了一下四周,发现旁边竟然摆着一架钢琴,一看就知道价值不菲,胡海泉有些手痒了,作为一个从小就开始学习钢琴并且很热爱音乐的人,自从独自来北京打拼,就没摸过货真价实的钢琴,走到哪里都是清一色的电子琴,连自己的出租屋都不例外。他望了望四周,发现没有人看向这边,便走到钢琴边,坐在琴凳上,轻轻抚摸着黑白琴键,闭上眼睛,手指轻按,美妙的乐曲从指尖流淌出来,胡海泉沉浸在自己的音乐世界里不能自拔,殊不知,这一切,都被那个一直站在二楼向下望的人尽收眼底。

TBC

(好久以前写的au了,当初写的时候还以为是新梗,而且一定不会被抢!!结果,大手们上了《旋风车手》😂😂……)

评论

热度(1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