明弋

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

在微博上看梦声的花絮,突然间………😳😳(陈老师你不要大意的上吧!!!

【羽泉】始于凡人(下)

一曲奏毕,身边竟传来掌声,胡海泉吓了一跳,连忙回过身,看向那个微笑着鼓着掌的人,“敢问您刚刚演奏的这首曲子是?”说话的人,正是这家凡人造型的老板—陈羽凡。只见他一身简单的白衬衫配牛仔裤,却恰到好处的勾勒出所穿之人那令人羡慕的身材。不长不短,明显被精心打理过的头发,一张算不上好看但却很耐看的脸上带着明媚的微笑。胡海泉微微一愣,开口说道:“只是自己的一些小作品罢了。”陈羽凡微笑着走过来,笑着说:“很棒的作品,真的很棒,这架钢琴自从买回来到现在还没出过几次声呢!”“这架钢琴很好,挺贵吧?”胡海泉恋恋不舍的合上琴盖,问道。“还好,不算太贵。”陈羽凡捋了一下刘海,接着说道:“你是来理发的?”胡海泉点了点头:“人多,还没排到…”陈羽凡想了想,说道:“那跟我上楼吧,我帮你剪。”胡海泉不好意思的笑了笑,连连说道:“好啊…”陈羽凡又笑了笑,便带着胡海泉上了二楼。一楼的几名前台趁空凑在一起,望着两人的背影,一脸意味深长的笑容,腹诽道:老板今天不正常,很不正常……

陈羽凡走着,脑海里全是刚刚那个仿佛可以融化一切的笑容,和那人在弹琴时和说话时完全不一样的状态,以及那首深深抓住了自己内心的乐曲,那架钢琴,终于迎来自己的主人了,想到这儿,嘴角的弧度又不自觉的上扬了几分。

陈羽凡走到最里面的一间包间门前站定,推开门,微笑着说了声请进,把还有些没搞清楚状况的那人带进包间里,连他自己也搞不清楚,自己本来是一个不太爱笑的人,今天怎么莫名其妙的对一个陌生人笑的这么灿烂…陈羽凡清了下嗓子,开口说道:“先洗下头吧,这边请。”胡海泉点了点头,把外套脱下,挂在门边的衣架上,把帽子和围巾也挂在了上面,跟着陈羽凡向里面的一个小隔间走去。

进了隔间,陈羽凡指了指洗头椅,示意胡海泉坐下,然后回过身从柜子里拿出了一条崭新的毛巾,铺在胡海泉的肩膀上,双手扶着他躺下,把胡海泉乱糟糟的头发拢到后面,打开水龙头,用手试着水温,感觉差不多了,便用水润湿了胡海泉额头上方的头发,轻轻问道:“水温行吗?”听见胡海泉轻轻的“嗯”了一声后,才用水将胡海泉的头发全部润湿,然后关掉水龙头,把洗发露挤在手上,轻轻揉出泡沫,把洗发露均匀地抹在胡海泉的头发上,修长的手指灵活的穿梭在发间,轻轻的按摩着,十分小心的避开耳朵,慢慢的从上到下,再到两边的清洗着,随后,更加小心翼翼的用清水冲净,拿来另一条新毛巾,用娴熟的手法把胡海泉的头发包上,轻轻地向上托了一下,示意他可以起来了。胡海泉从椅子上起来,用手按着头上的毛巾,走到落地镜前,坐在理发椅上,陈羽凡把一个围布甩开,围在胡海泉身上,用夹子固定好,然后把包在胡海泉头上的毛巾解开,轻轻擦拭着还在滴水的头发,一边擦一边问道:“兄台想剪个什么样子的发型啊?”胡海泉愣了一下,这个问题他还真的没有想过,有些尴尬的开口说道:“这个啊…你就看着剪吧,具体什么发型我也不知道。”“一看就知道你以前指定没好好打理过头发,不太注意形象。”陈羽凡第n次笑道。“对啊,所以就麻烦你了!”胡海泉憨憨地说道。心里却想:要不是黄爷说我是什么时尚灾难,非逼着我用他的卡来这里好好打理下头发,剪个什么发型,我才不来这花这么多钱剪个头呢!“没问题,交给我,你放心。”陈羽凡边说着,边将毛巾搭在一边的椅子上,从抽屉里拿出梳子和一把平剪,手法娴熟的开始打理胡海泉那一头乱发。

不知过了多久,陈羽凡才放下剪刀,透过镜子打量着自己的作品,看着现在一头利落短发,不长的刘海垂在额前,显得乖了许多的胡海泉笑了笑,拿起一边的吹风机,帮他把头发吹干,胡海泉看着镜子里焕然一新的自己,似乎有些理解了黄爷为什么那么重视发型了,一个人的发型真的还挺重要的,这人的技术也不错,这个发型和自己真的很搭,人也挺好的,让人觉得挺温暖的,又很温柔…“兄台满意吗?”陈羽凡微笑着问道。“满意,太满意了!”胡海泉十分欣喜的说道。“满意就好,你这头发要常打理,即使是冬天也要一个月左右剪一次,更别说春天了,要不挺影响形象的。”陈羽凡十分真诚的建议道。“确实,那以后估计免不了麻烦你了。”胡海泉点了点头,说道。“那没问题,热烈欢迎!”陈羽凡笑着说,“对了,下次来直接找我就行,我叫羽凡。”陈羽凡向胡海泉伸出右手,“我是海泉。”胡海泉伸出手回握。

短暂的握了握手之后,陈羽凡亲自带着胡海泉下楼结账,目送他走远,然后走到钢琴旁,拿起那把吉他,缓缓弹奏着,整个人表现出无法掩盖的喜悦。

时间一天一天的过去了,气温也逐渐升高,凡人的员工们发现平时很少出现的老板来店里的次数越来越多了,还常常坐在钢琴边上弹吉他,好像在等什么,事实证明,他们没有猜错…

一个依旧繁忙的早晨,老板依旧坐在那里弹吉他,依旧没什么表情,直到…“请问,你们这里是招学徒吗?”一个清澈的声音在前台询问道。还没等前台的员工开口,陈羽凡的声音就已经响起,“没错,而且是老板亲自教学。”站在门口的胡海泉与正往这边走来的陈羽凡相视一笑。

五年之后,凡人造型正式更名为巨匠造型,越来越多的人慕名而来,巨匠的员工们在拿着一天比一天多的工资的同时,也一副又一副的换着墨镜,为保护视力而犯愁,唯一值得欣慰的就是客人不多时,从角落里传出的那最美的和弦……


END


(传说中的一见钟情哈~~自己脑补的很爽,自己写出来的………笔力不足,大家包涵哈~)

【羽泉】始于凡人(上)

春天的早晨,永远是那么充满活力。这不,天刚微亮,街边小摊的叫卖声,偶尔经过的汽车声,与远处的广场上传来的悠扬的音乐声就已经此起彼伏,相映成趣,仿佛在提醒人们,该起床了。可是就是有那么一部分人不领情,比如现在还沉浸在梦乡里的那一位。屋子里的单人床上正窝着一个还在睡懒觉的人,被子蒙住了脸和身体,只留了一窝乱蓬蓬的头发在外面,被子正随着那人的呼吸有规律的轻轻起伏着,证明着那人睡的有多安稳,一切都十分平静…
突然,一阵手机铃声突兀地响起,只见床上的那人暴躁的用被子蒙住整个脑袋,企图隔绝这恼人的铃声,但手机依旧契而不舍地响着…终于,那人忍无可忍地掀开被子,紧紧皱着眉头拿起床边桌子上的电话,按下接听键,可还没等他开口,耳边便响起了一阵夹带着些许怒气的声音:“好你个胡大炮,这都几点了?好不容易答应我了,你还放我鸽子是吧?”床上的人把手机拿开,看了看来电显示,忽然间一愣,想起了什么,随即把手机贴回耳朵边,开口说道:“黄爷啊,都答应你的事了怎么敢忘啊,你再稍微等会儿啊,马上就到。”放下电话,胡海泉用最快的速度穿衣服,洗漱,然后翻出一个帽子来,把自己那随意生长了快两个月的头发全塞进帽子里面,系上围巾,出了门。
胡海泉出门直奔一个卖早点的摊位,买了一个煎饼合子,捧着香喷喷的煎饼合子一边吃一边向附近的一个小公园走去。刚刚迈进公园的门,就看见黄爷火急火燎地走过来,一把拉住胡海泉,说道:“哎呀大炮,你可算来了,我这临时有点事儿,不能陪你去了,这卡给你,里面的钱绝对够了,到了哪儿以后找最好的造型师,好好打理一下你这乱七八糟的头发,别枉费了我这一片苦心…”一边说着,一边把一张会员卡塞到胡海泉没拿煎饼合子的那只手里,然后就急急忙忙地离开了,只剩胡海泉一人一手拿着吃了一半的煎饼合子,一手拿着一张卡在风中凌乱。
大脑当机的功夫,胡海泉消灭了剩下的半个煎饼合子,把卡收进口袋里,回了回神儿,向步行街走去。
经过一阵左拐右拐外加拉了几人问了路以后,胡海泉终于找到了这家据说生意红到发紫,口碑好到没朋友的理发店,胡海泉站在门口,看着牌匾上十分张扬的四个大字:凡人造型,深吸了一口气,推开门,走了进去。
凡人造型位于商业街边的一栋单独的二层小别墅中,内部的装修并没有多金碧辉煌,相反,倒是十分朴素,简单,进门后左右手边是两个收银台,可以同时接待客人,再往里面是两排嵌在墙里的落地镜,每两个镜子之间放着一个木制的小柜子,上面摆着各种各样的理发工具,镜子前是一个个一模一样的理发椅,中间放着一排供人休息的座椅,里面是一个用来洗头发的隔间,隐约可以望见一排洗头椅,边上一个木制的旋梯通向二楼,二楼是一个个单独的房间,是店里的王牌理发师专属的房间,除了有贵客来以外,其他时间基本上都是不接待客人的,旋梯旁边摆着一架白色的钢琴,钢琴边上摆着一把吉他,虽然是在一个角落里,但钢琴和吉他一尘不染,一看便知道主人对它们保养的十分细致。
此时,虽然时候尚早,但来这里剪头发的人已经排上了长队,所有人都在来来回回的忙碌着,吹风机呼呼的吹风声此起彼伏,胡海泉局促地站在门口,望着众人忙碌的身影不知所措。这时,一个前台人员注意到了这个一直站在门口的高中生模样的小弟弟,把身后的顾客安排好后,便向胡海泉走了过来,给了胡海泉一个完美的微笑,开口问道:“您好,理发吗?”胡海泉点了点头,“有预约的理发师吗?”摇头,“那想找什么样的理发师呢?”胡海泉想了想,答道:“最好的…”那个美女前台又笑了笑,说道:“我们这里的理发师都是很专业的,工作经验都很丰富,都有各自的风格,不知道您喜欢什么风格?”胡海泉有些尴尬地抬起手,拉了拉帽子,说道:“随便吧,哪个都行!”说完,附上了一个温暖的微笑,清晨的春光打在这张带着微笑的脸上,使本来就很温暖的笑容更加柔和了,那名前台人员笑了笑,带着胡海泉走到里面钢琴旁边的一个沙发边,对他说:“您先坐着稍等一下,等会儿我来叫您。”胡海泉点了点头,坐在沙发上,呆呆地看向屋子里忙碌的人,有些出神,他甩了甩头,让自己回过神来,环顾了一下四周,发现旁边竟然摆着一架钢琴,一看就知道价值不菲,胡海泉有些手痒了,作为一个从小就开始学习钢琴并且很热爱音乐的人,自从独自来北京打拼,就没摸过货真价实的钢琴,走到哪里都是清一色的电子琴,连自己的出租屋都不例外。他望了望四周,发现没有人看向这边,便走到钢琴边,坐在琴凳上,轻轻抚摸着黑白琴键,闭上眼睛,手指轻按,美妙的乐曲从指尖流淌出来,胡海泉沉浸在自己的音乐世界里不能自拔,殊不知,这一切,都被那个一直站在二楼向下望的人尽收眼底。

TBC

(好久以前写的au了,当初写的时候还以为是新梗,而且一定不会被抢!!结果,大手们上了《旋风车手》😂😂……)

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
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